時代財經APP
時代財經APP

立即掃碼下載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微信

立即掃碼關注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APP

企業第一財經讀本

時代財經APP

全通教育前三季度業績暴降392%,又是并購的“鍋”

作者:王薇薇 何蘊虹 2019-10-12 22:45

雖然全通教育第三季度歸母凈利潤錄得806.9萬元,與營業收入一起雙增長,但受上半年業績拖累,其前三季度凈利潤虧損1739.38萬元,同比大幅下降392.28%。

全通教育1.jpg時代財經 王薇薇 攝

10月11日晚間,全通教育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報告,與此前的業績預告相比,前三季度虧損擴大,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739.38萬元,同比下滑392.28%。

三季報中,全通教育表示,“受宏觀經濟形勢及產業政策變化的影響,相關并購子公司經營情況未達預期,若后續經營環境未能有效改善或進一步下滑,存在商譽減值的風險。”

很多上市公司的發展史就是一部并購史,但前幾年“并購沖業績”的狀況已經出現反轉,近年來依靠并購發展起來的諸多公司集體陷入并購“后遺癥”,全通教育就是其中的典型。

全通教育與吳曉波旗下公司的并購案9月27日以失敗告終,再加上全通教育此前披露三季度大幅虧損的業績預告,時代財經于10月10日來到了全通教育總部,擬針對相關并購事宜進行采訪。

從高鐵中山站到全通教育的總部,車程不到20分鐘。全通教育總部位于中山市東區中山四路88號尚峰金融商務中心5座,17層至20層均有其辦公室。在當地人眼中,尚峰金融商務中心一帶可算是中山市的“金融中心”,坐落了多個金融機構,街頭的摩登感十足。

在第18層,我們與全通教育前臺進行了溝通,希望能夠拜訪其董秘及證券事務代表,但是這個請求以“領導沒有時間”被回絕了。這一層全層都是公司的“地盤”,裝潢色彩繽紛,很貼合其K12的業務領域。從這一層看出窗外,視野開闊,樓層較高便有這樣的好處。

全通教育2.jpg時代財經 王薇薇 攝

三季度虧損擴大,應收賬款高企不下

但,全通教育三季報就不太好看了。據三季報顯示,雖然全通教育第三季度歸母凈利潤錄得806.9萬元,與營業收入一起雙增長,但受上半年業績拖累,其前三季度凈利潤虧損1739.38萬元,同比大幅下降392.28%。而其在今年半年報中公布的三季度業績預告顯示的是,預計2019年1月至9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300萬元至-800萬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18.45%至-234.43%。實際虧損與之相比擴大不少。

全通教育應收賬款.png全通教育應收賬款占負債和股東權益合計的比例與行業平均值。制圖:時代財經 何蘊虹

值得一提的是,全通教育在三季報中稱,其信用減值損失較上年同期增長139.90%,主要是應收賬款賬齡增加所致。截至今年三季度,全通教育的應收賬款為4.06億元,較年初4.64億元減少了12.5%。但是,與其今年二季報的4.03億元相比,仍有所增加。根據其修正前的三季報預告來看,公司在解釋虧損情況時,稱“應收賬款回款未達預期,壞賬準備同比增長2000多萬元;財務費用也有所增長。”

近年來,應收賬款一直是全通教育“心頭大石”,就在今年半年報時,公司還在風險提示中表示,“公司教育信息化項目類業務導致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速度較慢,應收賬款余額較大……有可能出現個別客戶付款不及時的情況,甚至存在應收賬款發生壞賬損失的風險,公司將面臨流動資金短缺的風險,從而對公司的持續盈利能力造成一定的不利影響。”

重組屢受挫

就在13天前,全通教育宣布終止收購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旗下的杭州巴九靈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巴九靈”)。這項收購案曾引起市場與深交所的高度關注。

今年3月17日晚間,全通教育拋出一份引起熱議的重大資產重組方案,并且披露了具體標的公司——巴九靈。趁著吳曉波的熱度,全通教育復牌后的首個交易日(4月1日)便獲得一字漲停,并收獲了兩個漲停板。直到4月3日,全通教育股價“退燒”,在達到了年內最高點9.39元之后,開始了連綿的震蕩下跌。

公開資料顯示,吳曉波為巴九靈的創始人和實際控制人,其財經自媒體“吳曉波頻道”由巴九靈運營。依靠吳曉波的個人IP影響力,巴九靈快速獲得了用戶流量,并推廣各類培訓服務和財經知識付費產品。

深交所在對此次重組的詢問中,提出了巴九靈依賴吳曉波個人IP的問題。當時全通教育的回復是,“近些年,隨著標的公司業務種類的不斷擴展,泛財經知識傳播、企投家學院、新匠人學院和知識付費等業務板塊的形成,吳曉波個人IP對于標的公司經營層面的影響不斷降低,后續影響主要體現為內部經營管理層面,標的公司業務具有獨立性。”

9月21日,“吳曉波頻道”App更名為“890新商學”,被外界視為巴九靈試圖“去吳曉波化”。更名不到一個星期,全通教育宣布重組終止。理由是“受宏觀經濟環境、上市公司及標的資產經營情況、重組政策變化以及股票二級市場價格波動等因素影響,交易雙方未能就本次重組方案所涉交易定價、業績承諾與補償安排等要素達成最終共識。”

重組籌備了6個月,市場對此次并購的看法也從積極轉變為消極。就在宣布終止后的首個交易日(9月30日),全通教育收獲了5.61元最高價,略跌了兩日后,便開始連日上漲,走進了上升通道。直到10月11日收5.55元,該股價與9月30日收盤價5.40元相比,上漲1.85%。

這不是全通教育并購路上遭遇的第一個挫折。

2016年8月29日,全通教育發布重大資產重組停牌公告,停牌一個多月后以失敗告終。關于這次重組,全通教育只披露了標的資產屬于教育信息服務業,預計交易金額在28億元至40億元區間。該次重組失敗僅過去四個月,全通教育再度因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而停牌,標的資產同樣屬于教育服務行業,預計交易金額為40億元至45億元區間。第二次重組在停牌一個月后同樣宣布失敗。

并購“后遺癥”年底或加重

不過,全通教育仍是不折不扣的“并購大戶”。

時代財經根據全通教育今年半年報告統計,截至今年6月30日,其旗下共有45家控股子公司,其中有16家為并購取得。尤其是在2015年,全通教育一年內就并購了9家公司,其中對北京繼教網技術有限公司(后更名為“全通繼教集團”)的收購花費了10.5億元。

并購將全通教育帶入“快車道”。其并購最瘋狂的2015年,其營業收入與歸母凈利潤的同比增長率均超過100%,分別為127.97%、108.56%。但2016年便出現增長放緩,2017年歸母凈利潤更是呈負增長態勢。2018年更是因為計提商譽減值,凈利潤暴降1091.29%。

商譽減值便是并購帶來的最大“后遺癥”。據全通教育2018年年報顯示,其當期計提商譽減值準備高達6.86億元,其中全通繼教集團就占了6.09億元。

全通繼教集團的經營狀況也在每況愈下。全通教育今年半年報顯示,全通繼教集團上半年虧損2074.37萬元。照此狀況下去,今年年底,全通教育又將面臨一次“慘烈”的商譽減值。

文章來源:時代財經 編輯:李想
河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