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財經APP
時代財經APP

立即掃碼下載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微信

立即掃碼關注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APP

企業第一財經讀本

時代財經APP

見聞錄 | 酒泉發射塔下的“航天經濟”

作者:史成超 2019-10-12 18:19

2018年,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全年無休地進行了18次航天發射和試驗任務,將64顆衛星送入太空,創造了國內單個發射場年發射次數最多的紀錄。

甘肅省酒泉市東北地區與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交界,這里是一片荒無人煙的沙漠,地勢平坦,春秋季短,多日照,少云雨,一年有300天可以進行航天發射實驗,這種適宜性就像在海南種大米一樣。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正是位于這片沙漠無人區。從去年1月13日長征2號丁運載火箭將陸地勘察3號衛星送入太空,到12月29日云海二號發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全年無休地進行了18次航天發射和試驗任務,成功將64顆衛星送入太空,創造了國內單個發射場年發射次數最多的紀錄。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另一個不太為人所知的名字是東風航天城,20世紀60年代,發射基地與北京三個總部的有線電話長途通信秘密代號為“東風”,因此基地一直沿用了“東風基地”的名稱。

屏幕快照 2019-10-12 11.56.53.png兩座百米發射塔。來源:時代財經

發射塔是基地對外開放參觀游覽的重要設施之一。在一望無際的平坦荒漠上,高聳著兩座100米高的鋼鐵巨物。從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到首次載人航天飛船神州五號,再到首個空間站天宮一號和民營火箭發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將在未來的航天經濟中扮演更豐富的角色。

一條航天路,兩地歸屬爭

2008年8月19日,阿拉善盟額濟納旗至東風航天城南的航天路正式通車。自此之后酒泉不再是唯一通往衛星發射中心的旅游線路。而這條投資2.4億元、長達155公里的航天路也被寄予了厚望。

由于地處甘蒙兩地交界,關于發射中心的歸屬,內蒙古和甘肅方面一度產生了一些爭議。

屏幕快照 2019-10-12 11.53.04.png衛星發射中心地處荒漠無人地帶。來源:時代財經

2003年9月9日,國航開通北京到敦煌的直飛航班,搭建了一條游客能方便進入西北的旅游通道。同年10月15日,中國第一艘載人飛船“神五”發射成功,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了旅游熱點。酒泉數十家旅行社陸續和國內外多家旅游企業建立了合作關系,加強對于“酒泉航天”的宣傳。

2005年,酒泉市政府正式提出做大“敦煌飛天”、“酒泉航天”兩大旅游品牌。其在2006年3月出版的《中國飛天之都——酒泉》中提到,“酒泉是現代神舟飛船的搖籃。1000多年前,酒泉的先民在敦煌莫高窟繪制了美麗的飛天;1000多年后,神舟五號飛船在酒泉升空,把中國第一位航天員送上了太空,實現了中華民族的飛天夢想。”

但內蒙古方面認為,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實際上位于阿拉善盟境內,神舟五號載人飛船的升空和降落地點都位于內蒙古境內。據此前媒體報道,內蒙古有關方面曾向《辭海》出版方上海辭書出版社進行交涉,要求更正。他們認為“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標準名稱應是1992年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題寫的“東風航天城”。

屏幕快照 2019-10-12 11.51.47.png東風航天城入口。來源:時代財經

在內蒙古阿拉善盟委宣傳部編撰出版的《“神舟”號升起的地方——阿拉善》一書中提到,以酒泉命名,一是因為當時各國導彈衛星發射場起名時均避開真實地址;二是因為發射場地處茫茫戈壁,難以選擇有知名度的地名,而酒泉是與發射中心距離最近的地級市,且在歷史上是有名的城鎮。另外,至上世紀70年代,額濟納旗從行政區劃上歸屬甘肅,到1979年才歸屬內蒙古阿拉善盟。

屏幕快照 2019-10-12 11.46.05.png發射塔前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標志。來源:時代財經

時代財經發現,在阿拉善盟境內的旅游項目介紹和高速公路路標上,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均以“東風航天城”的名稱示人。一名在發射基地參觀的年輕游客10月4日時向時代財經表示,來了這里才知道東風航天城就是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對于大多數航天愛好者來說,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的名字更加深入人心。

據悉,基地長期以來的物資供應由酒泉承擔,除阿拉善盟負責稅收外,酒泉負責了基地生活區、軍用、客運鐵路和高速公路的建設。基地的教育,醫療,公安亦為酒泉市管轄。

商業航天崛起下的“發射經濟”

在航天城東北4公里處,坐落著肅穆的東風革命烈士陵園,這里長眠著700多名英雄航天人。據介紹,這些烈士平均年齡只有27歲。但為了祖國的航天事業,一代又一代航天人扎根戈壁,奉獻青春,甚至犧牲生命。

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如今,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位列世界十大航天發射地之中,也使中國在有火箭發射能力的七個國家中名列前茅。而隨著衛星產業的崛起,位于產業鏈上游的發射經濟也水漲船高。發射中心也不再僅限于軍工領域,而是逐步走向商業市場。

時代財經根據SIA(美國衛星工業協會)數據測算,2018年全球衛星產業總收入為2774億美元,占全球航天經濟規模的77%;2018年發射衛星總量超過300顆,在軌業務運行的衛星數量達到2100顆,增長了20%以上。

根據對將近50家商業航天企業的跟蹤和統計,2018年中國一共有19家企業獲得了23億元以上的投資。其中,衛星發射服務領域9家企業的融資總額超過17億元,同比增長約10%。

隨著微小衛星組網需求的出現,商業航天發射市場的規模也在增加。目前全球公布的星座組網計劃中需要發射的小衛星數量超過18000顆,當前這些星座網絡多在籌備期,入軌高峰期則會在2020年后。

作為國內唯一一家對外開放參觀的航天發射基地,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也得到了商業市場的偏愛。

1987年8月,酒泉衛星發射基地為法國馬特拉公司提供了發射搭載服務,標志著中國的航天技術從此開始進入世界商業市場;而21世紀民營商業航天時代到來之際,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又率先成為承接民營火箭發射服務的發射場地。

中國發射過入軌火箭的三家民營火箭公司零壹空間、藍箭航天和星際榮耀,均選擇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進行。

“一開始亞軌道發射就是在酒泉衛星發射基地。”星際榮耀副總裁姚博文在今年7月接受時代財經專訪時指出,與酒泉衛星發射基地官兵的合作為其所稱道。據介紹,項目工作人員與基地官兵磨合得非常好,為他們緊張的籌備工作提供了完備的后勤保障。

一名民營火箭生產技術人員10月12日告訴時代財經,目前酒泉衛星發射基地的兩個發射塔不一定能適應民營小型液體火箭的發射需求,他們可能會考慮自行搭建發射塔。簡易發射塔的搭建成本并不高,造價在500萬元以內,需要半年左右的籌備時間。發射基地的場地租賃費用在大幾十萬元左右。

無標題.png中國商業航天公司統計。來源:甲子光年

商業力量推動的大航天時代,中國民營企業沒有缺席。地處荒漠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也將迎來更多的客人。

文章來源:時代財經 編輯:張常旺
河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