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財經APP
時代財經APP

立即掃碼下載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微信

立即掃碼關注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APP

企業第一財經讀本

時代財經APP

茅臺在持續放量抑價,黃牛的貨卻更多更貴了

作者:王言 2019-10-08 19:08

一直以來,茅臺希望通過電商平臺放量銷售飛天茅臺進而控制茅臺酒的終端價格,但眼下的現實卻并未達到廠家的預期。一邊是茅臺不斷通過電商、商超等渠道放量抑制酒價,另一邊卻是行情依舊火熱、酒價上揚的“黃牛”市場。

d062def0be58482ea35972417dab42f6.jpg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10月8日上午10時,蘇寧易購開啟了1499元(人民幣,下同)飛天茅臺酒的搶購,當日活動一開始,就已有近37萬人完成預約;阿里巴巴10月6日發布的《阿里巴巴2019“十一”黃金周消費數據報告》也顯示,10月1日至3日,有超過300萬人次在天貓超市搶購飛天茅臺酒。

一直以來,茅臺希望通過電商平臺放量銷售飛天茅臺進而控制茅臺酒的終端價格,但眼下的現實卻并未達到廠家的預期。一邊是茅臺不斷通過電商、商超等渠道放量抑制酒價,另一邊卻是行情依舊火熱、酒價上揚的“黃牛”市場。

“相比國慶節前,這兩天的回收價和出售價都高了些。”10月8日,作為眾多茅臺酒“黃牛黨”中的一員,小黃向時代財經透露,盡管此前貴州茅臺出臺了一系列抑價舉措,但隨著各個平臺放量力度的下降和結束,飛天茅臺酒的售價在經過一輪微跌后,又有了抬頭的苗頭。

“現在天貓和蘇寧的搶購基本結束了,給超市和電商的量就這么多,貨放完以后,價格自然就上去了,”小黃說道。

值得注意的是,為限制茅臺酒落入黃牛和炒家的手中,天貓、蘇寧和華潤超市等平臺都出臺了相當嚴格的限購規則。但事實上,茅臺酒在這類渠道的放量,卻依然有不少進入了像小黃這樣的“黃牛”的口袋。

時代財經注意到,有不少“黃牛”在微信、QQ等社交平臺發布飛天茅臺的出售信息。他們大多表示這批貨源自近期天貓、蘇寧的搶購活動,此外,還有一部分則來源于華潤萬家、物美超市的放量。

在各個平臺的“嚴防死守”之下,他們是怎么拿到茅臺酒的呢?另一位“黃牛”老張也在10月8日向時代財經道出了其中的玄機。

老張告訴時代財經,在天貓、蘇寧進行茅臺酒搶購活動期間,他向別人短期租借了70多個長期活躍的淘寶、蘇寧易購賬號,統一用于集中定時購買飛天茅臺。“我都是找人手動搶購,還有人用軟件刷量的,和以前買火車票一樣。”

而在商超渠道,盡管各平臺對購買茅臺酒會員的注冊時長、積分數量做出了硬性規定,但購買茅臺酒的大門依然被不少“黃牛”叩開。以華潤萬家為例,老張告訴時代財經,他們可以找專人代刷超市的積分信息,一般支付150元至200元就可以將一個會員的等級刷至V2級別,并且贈送5000會員積分。“具體操作方式我們也不清楚,有可能是通過大量的購物小票刷出來的。但這不重要,這一等級已經夠我們買茅臺了,”老張說。

與此同時,“收購和出售茅臺酒”也借助社交平臺形成了更為完整的產業鏈條。小黃和老張就是多個飛天茅臺收購群的QQ與微信群群主,他們通過群公告的方式定期發布收、售信息。小張說,在他手里,人數最多的一個QQ群就超過了1000人,每天找他收、售飛天茅臺的散客和黃牛絡繹不絕。

“上午的收購價是1850元,到下午又上漲到了1910元,賣出價大概在2400元左右。我感覺現在正值銷售旺季,酒價還要往上走,”對于未來酒價的走勢,小黃這樣對時代財經預測。

10月8日傍晚,一位茅臺酒的經銷商向時代財經分析了黃牛渠道里酒價上漲的原因。在他看來,國慶節后茅臺廠家放貨的力度下降,大戶開始挑高價格,出手節前的囤貨。而廠家通過電商抑價的效果不明顯,飛天茅臺“一批價”持續反彈。“目前經銷商全年計劃已經執行完畢,按照以往慣例,接下來兩個月飛天茅臺的貨源只能靠社會庫存和搶不到酒的電商了”。

酒價的反彈也與茅臺酒的產量息息相關。10月3日,在茅臺集團“2020年度生產·質量大會”上,茅臺方面透露,2019年,茅臺酒基酒產量約4.99萬噸,系列酒產量約2.36萬噸。而茅臺集團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2018年,茅臺酒基酒產量4.97萬噸,系列酒產量約2.36萬噸。兩年間,茅臺酒基酒的產量僅僅增加了0.02萬噸,產能提升依然有限。

“由于茅臺產能受限,即使通過直營化和配額調撥,以及第四季度產能在第三季度投放,都只能短期緩解價格上揚的壓力。從長遠來看,特別是進入到春節的銷售旺季,整個市場的需求依然旺盛,在這樣的情況下,茅臺酒的價格依然有上漲的趨勢。根本原因還是這個供需關系決定的,廠家的直營和打擊囤貨的行為只能短期內遏制價格的增長。”白酒分析師蔡學飛10月8日晚間對時代財經分析表示。

招商證券的分析報告也認為,考慮到飛天茅臺年初以來發貨量與終端需求量的較大缺口,加之商超及電商的供應,會由于高價差吸引更多增量消費者參與至搶購活動中來,傳統消費人群的購買需求仍無法被充分滿足,若四季度發貨節奏未能跟上,其批價仍有可能重回高位。

文章來源:時代財經 編輯:李想
河北快三